无障碍浏览
微信
微博

南宋爱国丞相江万里

时间:  2017-09-22 来源:   编辑:   宋尚柳

江 万 里 墓 

 

   江万里墓位于土塘镇港东(白石山西麓,原名石沙湾)。墓址座东北向西南,周围成椅背形,直径约8米。墓前有半圆形平坦地坪,视野开阔。墓原用紫砖石砌成,早年被破坏,墓内石廓尚存。该墓为县级保护文物。

江 万 里 纪 念 堂

  江万里(1198——1275)字子远,号古心,今都昌县阳丰乡府前江家人。祖父江辚,一生隐居,教授乡里。父江烨,宋理宗时登进士第,曾任教授、都尉、知县、江南东路提举常平司、西路提举茶盐公事、大理司帅参等职,一生专治程朱理学。虽在“庆元党案”蒙难之时,亦仍暗中坚持传授程朱学说,母陈氏,理学名儒陈大猷之女,陈灏之姊,万里家学渊源,幼年在祖父所建的书馆内读书,神隽铎颖,连举于乡,后从父教,学《易》经,稍长,赴白鹿洞书院深造,后又游学于隆兴府东湖书院,朱熹弟子林夔孙为师问学。 

  宋嘉定十五年(1222年),江万里贡入大学,太子赵昀(宋理宗)极为赏识,曾书“江万里”三字于几砚之间。宝庆二年(1226年)以舍选登进士第,所作策论,《郭子仪单骑见虎》文中表露对郭子仪的胆识和爱国情操仰慕之情,主考官阅卷为之动情,欣然批道:“立意新而措词妙,高古文也。”宝庆六年,以舍选出身,任池州教授。后召馆试,历任著作佐郎,权尚左郎官兼枢密院检详文字。嘉熙四年(1240年)出知吉州军,其所作《劝农诗》云:“父老前来吾语尔,官民相近古遗风。欲知太守乐其乐,乐在田家欢笑中。”从政之余,特别热心教育。淳祜元年(1241年)于吉州州治庐陵县城东赣江之心,创建白鹭州书院,广泛收藏图书,收授门徒。奏闻朝廷,理宗御书赐匾额“白鹭州书院”。当时书院没有另任山长,他自主其事,自为诸生讲授,忘其为大府。后人为他立碑,表彰他的办学功道:江万里创白鹭书院,使“缙绅(即官宦代称)德之,吏民怜之,悍卒(勇猛之人)化之”。第二年,迁直秘阁,知隆兴府,又在隆兴府建宗濂精舍,广聚生徒,讲学其中。奏闻朝廷,理宗又亲赐书御书匾额。这期间,他还嘱告南安知军林寿公在其军治大庾县源三先生祠(祀周敦颐,程颐,程颢)扩建为周程书院。因办学成绩卓著,于淳祜三年迁考功郎官,兼直秘阁,主管健康府崇禧观。不久,改任绍兴府千秋鸣禧观,后又以驾部郎官召,迁尚右兼侍讲。五年(1245年)三月,与理宗谈论诸事得失,曾说:“君子只知有事非,不知有利害。”他秉性耿直,刚正不阿,十一月上书弹劾林光迁等依权附势之徒。十二月不顾主降派反对,劝说理宗启用赵葵主持兵事,陈韦单主持财政,使主战派一度得以执掌朝政,为此屡遭主降派攻击。六年,他升迁监察御史兼侍讲,未几,又升殿中侍御史。这时的江万里,“器望清峻,论议风采,倾动于时。”但忤者嫉妒,谤言兴起,言其母病未能及时到家送终,使其遭受酷罚,坐废十二年。

  宝礻右三年(1255年),由于陆德兴为江万里辨白而得以启用,任福建转运使。开庆元年(1259年)正月,投入京湖宣抚大使贾似道幕下任参谋官。十月贾似道入相,万里同时入朝兼国子监祭洒,侍读。景定元年(1260年)入对。迁刑部侍郎。不久,升吏部尚书。次年(1261年)。进迁端明殿学士,同签书枢密院院事兼太子宾客。这年,万里已年逾六十,是贾似道府中之任职最久者。他开始虽府仰默客,为贾似道所用,但他秉性耿直,临事不能无言。贾似道恶(讨厌)其轻发(轻率,说话不够慎重),经常触怒贾似道,故第每次都不能久在其位。这年。又因言论而被解职,只以端明殿学士提临安府洞霄宫。至景定四年,才以原职出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。

  景定四年十一月,度宗即位,诏求直言善谏之士,召江万里回行都临安。咸淳元年(1265年)二月,任万里同知枢密院事,兼参知政事,又与贾似道同朝。贾似道擅政后,位极人臣,极力推行卖国张,使疆土日削,国势日危,万里不能耐何,便于同年七月,奏请归田,未允。十二月,贾似道辞职要挟度宗,度宗涕泣,欲拜留,万里当即以身掖帝云:“自古无此君臣礼,陛下不可拜。”又一次触怒了贾。帝在讲筵,每问经史及古人姓名,贾不能对,万里常从旁代答,使贾积怒而谋逐出万里。江万里与贾似道每每相忤,不得已四次上书求退,于咸淳三年出知太平洋州兼江东特运吏,后又转湖南任安抚吏,咸淳五年,又自湖南召拜参知政事,封南康郡公,刚到任,又拜左丞相兼枢密使。六年,蒙古军围攻襄阳,万里屡请派援军救护,贾似道不许,于是万里又因此被委以观文殿大学士出知福州兼福建安抚吏,万里坚持,依旧职提举洞霄宫。

(南山纪念碑)

(位于南山南面)

(江万里纪念堂)

 

  咸熙九年,江万里以七十六岁的高龄,奉旨再度出任荆湖南路安抚使兼知潭州。此时,其再传弟子文天祥任湖南提刑。同年夏,天祥去潭州会见万里,师徒两人,感情深厚,天祥敬佩仰慕江万里的学问道德,风度气概,常比之为范仲淹、司马光。万里亦素知天祥气节。语及国事万里慨然说道:“吾老矣,观天时人事当有变。吾阅人多矣,世道之责,其在君乎,君其勉之!”天祥感动不已,流涕再拜而去。咸淳十年正月,江万里以年老多病辞去湖南职,依旧以大学士提举洞霄宫。是年,元军大举侵宋,而权臣贾似道辈不理朝政,江万里观大势巳去,补天无力,以疾退居饶州芝山,凿池芝山后圃,名其亭曰“止水”,借物明志,表示将于此以身许国。德礻右元年(1275年)二月,饶州被元军攻破,江万里从容坐守以为民望,及元军将至其第,万里执门人陈书器手与之诀别,流着泪说:“大势不可支,二虽不在位,当与国家共存亡。”言毕,偕子江镐及左右相继从容投水死,一时尸积如叠。后来,张世杰(南宋抗元将领)收复饶州,得悉其事,奏报朝廷,朝野闻知,为之震动。“余朝大夫其所识与不识者,闻之莫不伤心流泪”。文天祥有祭文云:“星折台衡地,斯文去矣休,湖光与天远,屈注沧江流。”恭帝也辍朝志哀,并诏赠太傅、益国公,后加赠太师,谥文忠。 

 

    后人评价  江万里一生历两朝,宦海几度沉浮,先后任过吉州、隆兴知府、驾御郎官、尚右兼侍读、监察御史、右正言殿中待御史、左丞相兼枢密使,但他无论是位高权重还是贬谪期间,始终不忘爱国,正所谓“届庙堂之高,则忧其君;处江湖之远,则忧其民”。南宋理宗时,江万里任待御史,其母病危,江万里因公务繁忙不能脱身,只是派其弟回家探望,当他亲自返家里,其母已病故。这时,朝中有人诽议说他“不忠不孝”,这在当时可是不小的罪状,江万里因此在家赋闲12年。宋度宗即位,度宗念江万里之远见卓识,任命他担任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,逢权臣贾似道得宠,与贾曲阿逢迎不同,江万里因刚直不阿而为贾不容,江万里被再次罢官。南宋将亡,宋度宗再次想起曾被自己誉为“国之柱石”的江万里,遂任命江万里为左丞相兼枢密院使。江万里一身领两府,加上时局维艰,公务更为繁忙。因湖北襄樊被元兵围困,临安危在旦夕(军事家有“襄樊破,南宋亡”之说),江万里力主抗元,提出襄樊解围良策,与贾似道相抵触被再度罢官。罢官赋闲后的江万里对前来探望的学生文天祥执手相看泪眼,嘱予国事并寄予殷切的希望。

 

  作为著名学者,史书称江万里“问学德望,优于诸臣”,“议论风采,倾动一时”,是历史公认的与欧阳修、司马光齐名的历史文化名人,文天祥称江万里“都范(范仲俺)、马(司马光)之望于一身”。文天祥曾在《贺江左丞相除湖南安抚使判潭洲》一文中对江万里的学问名节有过精彩的评述:“……修名伟节,以日月为明,泰山为高;奥学精言,为天地立心,生民立命……”江万里壮烈殉国后,门生刘辰翁(著名爱国诗人)在《江文忠公祠堂记》中说:“自斯文一变而至欧公,再变而至先生……其好士似欧公”论谏似欧公,变文体似欧公,而又得谥似欧公”。

 

  作为书院教育家,江万里依然成就斐然。他先后创办了白鹭洲书院、道源书院、宗濂精舍等三所书院,就是在被贬期间还被邀请到安徽黟县石鼓寺讲学。江万里一生奖掖人才,培养出了一批以文天祥为代表的杰出人士,另外还有刘南圃、刘辰翁、欧阳守道、邓光荐等都是他的学生。

 

  “兄宰相,弟尚书,联璧文章天下少;父成仁,子取义,一门忠孝世间稀”,后人把这样一副楹联镌刻在都昌江万里老家古心堂的门楣上,正是对一代名相最客观、真实的评价,也体现了后人对他的无限崇敬和怀念之情。